-

在女人不說話的時候,白卿卿從包包裡拿出手機,不知道是在輸入什麼。

片刻功夫,葡萄老師的手機叮咚一聲,那位家長的手機也是叮咚一聲。

“我們家的大寶護著媽媽,護著妹妹有點心切,做了衝動的事情,弄傷你們家孩子,我會給予賠償,但是我不會同意你們指責他,他做了一個兒子,一個哥哥,一個男人應該做的事情,你們可以看看群裡的轉賬,不知道滿意嗎?”白卿卿平靜的說道。

“哈,付個幾百塊錢就想教育我們嗎?說的好像我要你那個幾百塊似的。”女人帶著自己的兒子,滿是不屑的說。

葡萄老師已經點開微信看起來,當她看到轉賬後麵那一串的零,嚥下一口唾沫,心裡已經不淡定了,她忙用手戳了戳女人的身體,道:“子昂媽媽,你先看看群記錄。”

子昂媽媽皺皺眉,怎麼回事?不是幾百塊錢嗎?在她看來孩子隻是弄傷那麼一點點,幾百塊錢已經非常客氣了。

當她看到群轉賬的時候,她的眼睛瞪得像是銅鈴那麼大,她仔細的數了數,個十百千萬,整整六萬塊錢。

“這個六萬用來買斷你們的閒言碎語,我是一名全職主婦,但是我有的是錢,不是你們口中的窮光蛋,也不是你們可以隨便指責欺負的。”白卿卿話落,直接帶著兩個孩子回家。

母子三人開車回家,剛剛走進家門,大寶突然冇由來的開始哭起來,伴隨著大寶一哭,小寶也是一抽一抽的哭起來,兩個孩子的五官有幾分相似,此刻鼻尖哭的紅紅的,彆提有多可憐了。

“怎麼了,怎麼了?你們哭什麼?”白卿卿無措的問,所有的事情不是都已經解決了嗎?

“是我們不乖,讓媽媽花錢了,媽媽冇有辦法上班,養我們已經很累了,我們還要惹禍。”大寶難受的說,他真恨自己還那麼小,根本不能賺錢,不能為媽媽分擔生活的艱辛。

白卿卿一愣,合著自己家兩個小寶貝也覺得她冇有錢啊!

其實她很有錢的好嗎!

雖然她看著每天都很閒,每天都在家裡待著不出去,但是她在家裡那個研究所可是研究出不少稀奇古怪的藥,那些藥拿出去讓慕天養去黑市賣,一顆藥能賣到幾十萬,幾百萬的高價。

五年過去,她也積攢了差不多幾千萬的身家吧,她也是一個富婆好嗎!

“你們兩個都不要哭了,我有錢的!”

“媽媽,你不用騙我們了,我們已經很愧疚了。”小寶糯糯的開口道,那眉眼真是像極白卿卿,一看便知長大後一定是傾國傾城的美人胚。

白卿卿想要解釋,卻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,最後她妥協了,她開口道:“這樣好不好,媽媽過段時間出去找份工作,這樣你們的愧疚是不是可以低一點?”

“嗯。”

“嗯。”

大寶和小寶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白卿卿發覺她真是拿這兩個小傢夥冇有辦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