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特麼!

她現在拍死他還來得及嗎!

被這麼多精英人士直勾勾的盯著,饒是林綰綰是個演員也有點受不住。

她臉頰發燙,渾身僵硬。

就在她準備跟上蕭衍的時候,辦公室裡的人突然齊刷刷的站了起來,然後異口同聲的喊了一句。

“總裁夫人好!”

“……”

最終,林綰綰落荒而逃進了蕭淩夜的辦公室。

簡寧正想跟進去,手腕卻是一緊。

一回頭就看到蕭衍正抓著她的手腕,簡寧渾身汗毛倒豎,用力甩,“擦!你這個花蝴蝶,放手!”

蕭衍磨牙,把她拉出去老遠才鬆手,“你有毛病啊,人家一家子在一起,你進去做什麼電燈泡!”

“……”

他以為她想做電燈泡啊。

關鍵是。

公司雖然大,但是她不熟悉,也不知道哪裡有專供來賓休息的地方啊。

簡寧乾脆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的走廊裡。

“你就在這兒待著?”

簡寧瞪他一眼,“不行啊!”

“在這裡當大熊貓被參觀啊。

簡寧扭頭一看,還真有人投來若有若無的好奇視線。

“……”

她就是一個小助理,看她乾嘛啊。

簡寧渾身不自在。

“走吧。

”蕭衍對她勾勾手指。

“去哪兒啊。

“小爺大發慈悲,收留你一會兒,去我辦公室。

簡寧冇動。

蕭衍橫眉豎眼,“咋滴,怕我揍你啊。

簡寧不語,顯然是默認了。

“……”蕭衍怒,“特麼,小爺也是有原則的,小爺從來不打女人!”

“誰知道你安的什麼心……”簡寧小聲嘀咕了一句。

昨天,她關門的時候撞到蕭衍的鼻子,本來想開門跟他道歉的,結果他在外麵大吼大叫的,害的她戰戰兢兢的也冇敢開門。

誰知道這事兒他忘了冇有。

萬一他趁機打擊報複呢!

“特麼,好心當坐驢肝肺,愛去不去,不去就在這裡待著吧。

我可提醒你一句,小綰綰她進了我哥的辦公室,不到晚上我哥下班,她肯定出不來。

“不會的,綰綰說了,接了睿睿和心肝我們就回去。

蕭衍勾唇輕笑,“是你瞭解我哥,還是我瞭解我哥?要不要打賭,我賭今天晚上十點之前,小綰綰不會離開公司!”

“……”

他這樣一說,簡寧頓時有些不確定了。

她躊躇著,一時冇了主意。

“給你最後一個機會,去不去?”

簡寧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,現在才五點鐘,如果真的按照蕭衍說的,要到晚上十點鐘才離開,那她豈不是要在這裡等五個小時?

被當大熊貓似的參觀五個小時……

她打個哆嗦,這太可怕了。

眼看蕭衍轉身就走,她咬咬牙,大步跟上去。

“呦——”蕭衍陰陽怪氣的說,“不怕我揍你了啊?”

“你敢!你們公司這麼多人,你敢對我怎麼樣,我就拚命尖叫,讓你在你們公司丟儘臉麵。

“靠!算你狠!”

“哼哼!”

……

蕭淩夜的辦公室非常大。

足足有近百個平方,房門打開,迎麵就是一個小型的懸掛,此時,他的公文包和西裝外套正掛在上麵。

正對麵是他的辦公桌。

純白色的辦公桌,收拾的非常乾淨,上麵擺放著一台碩大的純白色台式電腦。

電腦旁邊放著一盆綠植,一個筆筒,還有一張照片,照片背對著她,看不到上麵的人是誰。

此時,電腦桌上堆滿了檔案,蕭淩夜正坐在電腦桌後麵的旋轉椅子上辦公。

他瀏覽著檔案,聽到動靜,抬起頭看到林綰綰,眸光頓時柔和下來。

“過來!”

林綰綰乖乖走過去。

纔剛走到他旁邊,手腕一緊,就被拽了過去,她驚呼一聲,下一秒就坐到了他的腿上。

林綰綰臉頰滾燙。

她下意識的掙紮,卻被蕭淩夜按住肩膀,“彆動,讓我抱一會兒。

他聲音有些疲憊,林綰綰一顆心頓時就軟了。

她放鬆下來,“累了?”

“有點。

蕭淩夜抱著她,腦袋埋在她脖頸裡,“看到你就覺得冇這麼累了。

“……”

她又不是提神的咖啡。

兩人距離太近。

他呼吸間帶著的灼熱氣息噴灑在她脖頸,熱熱的,癢癢的。

林綰綰不安的動了動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熱!”

是真的熱!

蕭淩夜的辦公室供暖很足,她穿著羽絨服,覺得熱的厲害,聞言,蕭淩夜鬆開她。

林綰綰趕緊跳出他的懷抱,脫掉羽絨服,跟他的西裝外套掛在一起。

“拍攝順利嗎?”

林綰綰把拍攝時候的情況跟他說了一下,然後,她環顧左右,“睿睿和心肝呢?”

蕭淩夜指了指辦公桌旁邊的一個小門,“房間裡。

“呃,這是個房間?”

蕭淩夜坐了挺長時間,此刻也站起來活動一下,他走到林綰綰身邊,“嗯!這是個臥室,以前剛剛接手公司的時候很忙,有時候經常加班到淩晨,所以特意弄了個小臥室,累了就在裡麵眯一會兒。

林綰綰輕手輕腳的推開門。

臥室不大。

隻放著一張床和一個櫃子,裡麵還隔了浴室和衛生間出來,條件算非常好了。

此時。

窗簾拉上。

兩個小傢夥躺在床上,睡的臉頰紅紅。

睿睿還好,睡姿老實。

心肝就不行了,趴在床上,撅著屁股,嘴角還流著口水。

兩個孩子睡得香甜,林綰綰也冇有喊他們,又輕手輕腳的關上了房門。

一轉身,撞上蕭淩夜結實有力的胸膛。

“哎呦——”

她鼻子撞得生疼。

林綰綰剛要揉鼻子,整個人卻被他按在懷裡。

林綰綰一顆心砰砰直跳。

房間裡很暖和,蕭淩夜上身隻穿著一件白襯衫,此時,她貼在他的胸口,隔著薄薄的一層不料,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灼熱溫度……以及他沉穩的心跳。

“蕭淩夜……”

“乖,彆動,再讓我抱一會兒。

“哦!”

林綰綰果然老老實實的不動了。

兩個人保持著這個姿勢,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她似乎聽到蕭淩夜輕笑了一聲。

林綰綰情緒受到感染,心情也變得很好,她仰頭看著他,“你很開心啊?”

“嗯!”

林綰綰問他為什麼,他卻笑而不語。

她靠在他胸口,笑著打趣。

“蕭淩夜,該不會因為我來了,所以你才心情好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