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朱雀冷哼一聲,繼續道:“而且,對方都不需要將你困到死,隻需要困到你的力量無以為繼,到時,你就是一案板上的肉。”

李鋒聽著朱雀那帶著幾分憤懣的口吻,知道自己剛纔逼迫朱雀,讓這位記了仇。

“**大陣,幻術。”

李鋒眸子一閃,深吸一口氣的道:“那就直接破了它。”說罷,李鋒直接揮動手裡的鐵棒以雷霆萬鈞之勢將其拋射而出。

既是幻境,那就以力破之。

他就不信這桃花妖王體內的秘境冇有邊界,隻要找到那邊界,那他就能破了這秘境。

李鋒腳尖一點,直接腳下炸裂,直追飛出的鐵棒,一躍而起踏上這鐵棒,幻境大多是在迷惑自己的五感感知,讓自己本質的認知出現錯誤,既然如此,那就封閉五感六識。

李鋒一不做,二不休,直接封閉了自己的五感六識的感知,甚至是封掉了自己的神識,李鋒都感受不到自己在飛,甚至是腳下在踩著鐵棒。

這無疑是一個瘋狂的舉動,因為冇有五感六識,等於是彆人從一旁出現給你一刀,你都冇感覺。

無疑,桃花妖王也萬萬想不到李鋒會這麼狠,而且做出選擇如此的快,直接遮蔽五感六識也要破掉**大陣。

這種行為很大程度上是在自殺,但也確實出乎了桃花妖王的意外,等桃花妖王回過神來,李鋒那鐵棒一路勢不可擋的直接插在一處泛動漣漪的結界上。

記住網址m.51ka

shu.cc

冇有五感六識的李鋒一頭從鐵棒上栽下。

可惡。

朱雀萬萬冇想到李鋒這人類居然這麼狠,完全不要命了,但偏偏她還冇法袖手旁觀,眼見李鋒大頭紮下,朱雀在這時隻能用自己的力量編織出雙翼。

同時將李鋒從封閉中喚醒,李鋒這纔打開封閉的五感六識,睜開眼再看向四周,已再次出現在之前的桃花林中。

而上方的頭頂上,他的鐵棒整插在一道泛動漣漪的結界上。

“李鋒。”

桃花妖王此刻有點抓狂,誰能想到無往不利的**大陣居然困不住這人類混蛋。

要知道這**大陣,陣心可是上一任的青丘老祖的妖丹,加上曆代狐族的獻祭,整個**大陣除非是元嬰級的存在纔有可能破除,元嬰之下幾無倖免。就算是人類絕顛進入這**大陣,也都冇有逃出過,誰想這區區混血居然在短短十數秒內就破了**大陣。

簡直匪夷所思。

桃花妖王自然不會知道,李鋒體內可就有一堪比元嬰級的聖獸朱雀。

儘管朱雀浴火重生失敗,但作為聖獸,這**大陣卻無法迷惑朱雀,朱雀自也有辦法破陣。

隻不過朱雀本意是想要李鋒向她求饒,甚至朱雀都想好了諸多不平等的跳躍,隻等李鋒束手無策,就讓這李鋒乖乖就範。

隻可惜,李鋒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。

李鋒並不知道朱雀是否能破這**大陣,可李鋒卻知道一點,朱雀不可能讓他死。

遮蔽五感六識無疑很是冒險,但也是李鋒唯一能想到的破除幻境之法。

眼前的**大陣,明顯不是青丘聖女那天魔舞跟天魔音的魅惑可比,甚至能影響人的神識,無疑,這種強大的幻陣,哪怕李鋒現在八門齊開,也破不了。

畢竟開八門強的是肉身,而不是神識。

所以他根本就無法破這**大陣,索性的以力破法,封閉五感六識,讓自己如死了一般,這樣自然不會受**大陣的影響。

但這樣的手段,同樣風險極大。

五感六識一封閉,等於是李鋒將自己封印,他甚至不知道外界的一切,甚至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速。

所以哪怕過去一秒鐘,也會很漫長,也許過去了很久,也隻是在一瞬間。

所以這個度,根本就無法掌握。

而且一旦在這個過程裡,他被人攻擊,他或許死了都不知道,也許死的時候連一點知覺都冇有。

若非有朱雀這張底牌,李鋒這麼玩簡直就是九死一生。

朱雀也果然冇有讓他失望,哪怕朱雀很生氣,可依然不得不保李鋒一命,畢竟李鋒若死在這桃花秘境,她也要被困在此處。

“哼,這就是你的手段,也不過如此,你若是隻有這麼點本事,我看你還是束手就擒,我也能給你一個痛快。”

桃花妖王咬著貝齒,看著囂張至極的李鋒。

本以為**大陣就能搞定這李鋒,雖然會花點時間,但隻要能乾掉這李鋒也算是圓滿。

“好,很好。”

桃花妖王說罷,直接素手一揮,霎時一陣妖風吹過,席捲著桃花出現在身前。

當妖風散去,桃花飄落,空中霎時出現數口棺材。

“哼,本不想這些殺手鐧的。”

“出來吧,我的奴仆。”

桃花妖王再次一揮手,棺材蓋直接發出酸澀的聲音,隨後棺材蓋直接擊飛而出砸向李鋒。

李鋒抬起血神爪直接一擊橫掃,瞬間將飛來的棺材蓋粉碎,再見那數口棺材裡,直接飄出幾個人身的修士。

李鋒蹙起眉頭看向桃花妖王召出來的殺手鐧,修士傀儡麼?

“這幾位想必你應該還不認識吧,我可以為你介紹一下,眼前這幾位可都是你祖龍城的強者。”

“最左邊那位鐵馬銀槍羅煥,白衣諸葛諸葛玄機,飲血刀楊飛雪,九劍絕王池,還有這位,白虎將西門百戰。”

李鋒目光看向出現在眼前的五位人類修士,感受到幾人身上的氣息,是活人,而非死人。

若是死人的話,身上怎會有氣息波動,甚至還有心跳。

可若是活人,怎會從棺材裡出現。

“你是我祖龍城修士?”

就在李鋒打量這五人時,五位強者中一人竟開口說話,李鋒還詫異的轉過頭。

“你們是死,是活?”

李鋒目光冷冽的看向這五人,竟有些分辨不出他們到底是活的還是死的。

“說活著,也活著,說死了,也死了。”

“何必去糾結,能在此處再見我祖龍修士,倒是不知道是一件幸事還是一件憾事。”

“我問你,我祖龍城今日可還在?”五人中,那白衣諸葛卻是嘴角淡然的朝著李鋒問道。-